【社論】土地開發亂象不能排著隊等曝光

之前,當秦嶺違建別墅、黑龍江“曹園”、河北“袁府”等事件沸沸揚揚之際,人們期待其他地方都能引以為鑒、舉一反三,主動清理本地的土地開發亂象。然而事實卻不盡如人意。

7月15日,人民日報刊發鄭州五云開發亂象調查。10多年前政府進行扶貧開發,將山區5個自然村整體搬遷,但農民下山后資本上山了,開發商違規建起跑馬場、高爾夫練習場、獨棟別墅。更反常的是,山上已無困難群眾,當地卻花費900多萬元修了一條上山的“扶貧路”,還層層設卡,非“業主”和“會員”不得通行。15日晚間,鄭州市回應稱,已成立聯合調查組。

7月16日,澎湃新聞報道,墓地老板劉維以建古床博物館的名義,在馬鞍山市用1390萬元拿下2萬多平方米土地。記者發現,該博物館用地中只有約五分之一用于建設博物館,余下的建筑分別成了酒店、豪華私人住宅以及殯葬一條龍等商鋪。而當地國土資源部門竟表示,這不是土地用途的變更,而只是建筑物用途的變更。

“扶貧路”通向私家別墅,博物館變身豪宅與商鋪,都惹人驚呼:還可以這樣操作?不過類似操作并不罕見。曝光之后已經拆掉的這個“府”那個“園”,在出事之前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好手,或借養老之名或借旅游之名,實質都是以漁利為目的的私人圈地。

我國實行土地公有制,土地用途嚴格管制。本不該出現的土地開發亂象,接二連三變著花樣的出現,沖擊著人們的認知。破壞規則者得利,遵守規則者詫異,這是不健康的現象。公眾之所以對這些亂象反應強烈,是因為對法律制度的信任被破壞了,而這種信任本應該得到呵護。

土地用途管制制度的有效性關乎國本,舉凡經濟發展、生態保護、糧食安全、社會公平,都在這一張巨網之下。非法變更土地用途,無異于私人開動印鈔機,潑天富貴唾手可得。這種開外掛般的造富方式,是對勤勞致富、創新致富的嘲諷。所以說,“蛀蟲”們啃噬的是整個社會的根基。打擊非法圈地占地的重要性,再怎么強調都不為過。

令人遺憾的是,雖然那些典型案例的殷鑒不遠,但一些地方大大小小的土地開發亂象還未得到系統性的清理。查、拆、罰,總是被輿論推著走。不曝光不調查,一曝光連夜查,同樣的戲碼頻繁上演,難免使調查者的公信力遭受質疑。

如果說多地共存的土地開發亂象是過去制度執行不力造成的歷史遺留問題,那么就不能全指望輿論來發現問題、解決問題。輿論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推動力也難以持續,或許這正是有些地方對積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理由,它們希圖僥幸過關。

因此,土地開發亂象不能排隊等著曝光。必須建立有力的追責機制,倒逼出地方主動治理的動力,讓在其位不謀其政者付出代價。

來源:澎湃新聞網
為您推薦
閱讀推薦

中國地震臺網:統一回復山西網友,今天凌晨5時20分41秒,山西呂梁市交城縣發生了...

理光的GR系列數碼相機一直被譽為街拍神奇,該機擁有APS-C畫幅,而且機內內置的...

和處理器、內存、屏幕這手機三大件不同,手機的音效經常被我們忽略。很多人都...

最近,電影《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在朋友圈非常火爆,劇情精彩刺激不說,演員的演技...

哈尔滨新闻网